投资融资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公司法务 >  投资融资  > 案件评析 > 正文

华伦集团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更新时间:2013/3/19 20:14:12  浏览次数:1928  来源: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享到:

 

华伦集团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正确适用法律规定,积极探索破产重整审判机制


【裁判要旨】

一、鉴于破产重整案件的特殊性,人民法院应根据个案的具体情况确定立案条件。在重整程序进程中,充分发挥债权人委员会的监督职责,与管理人一起以合理的机制确定重整投资人,并在债权人利益协调中发挥其作用。

二、为平衡债权人、债务人等各方主体的利益,依法保护债权人利益,公平清偿债务,人民法院在审理中应穷尽破产法设立的法律保护制度。

三、在重整案件审理中应尊重债权人意思自治,正确适用破产法,充分实现破产重整制度使危机企业重生、维护经济秩序、稳定社会的立法本意。

【案例索引】

浙江省富阳市人民法院(2009)杭富商破字第2号(2010528日)。

【案情】  

申请人:富春江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永泰纸业集团有限公司、富阳市富春街道虎山改制改革领导小组。

被申请人:华伦集团有限公司。

华伦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华伦集团)是浙江省富阳市的大型龙头民营企业,创办于1983年。集团公司控股或管理20余家公司,以通信制造业为主,跨造纸、房地产和水泥制造等行业,曾荣获浙江省民营百强企业、全国民营企业500强企业和全国电子信息产业百强企业等称号。2003年华伦集团收购上市公司四川金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金顶或四川金顶)国有股,占四川金顶29.91%的股权,为四川金顶第一大股东,华伦集团成为当时无上市公司的富阳市第一家拥有控股上市公司的公司。华伦集团在重组四川金顶后的短时间内继续在四川多个地区收购水泥企业,又以占领西部水泥行业为目标,于2006年举债收购陕西省耀县水泥厂拥有的上市公司陕西秦岭水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秦岭)的股权,前期投入2亿元资金。因资本运作的投入与产出的严重不协调,特别是ST秦岭的股权收购后,陕西方未按约定及时将股权过户至华伦集团名下,致使华伦集团在2009年累计还款付息近10亿元,导致资金链断裂,债务危机全面爆发。20093月,四川和浙江两省相关地区的债权人群起诉讼,对华伦集团在浙江的资产和其持有的四川金顶的股权及股票、陕西的耀县水泥厂在ST秦岭所拥有的债权和股票采取保全措施,同时因担保等原因对四川金顶所有的资产予以诉讼保全,债务危机波及到四川金顶,四川金顶财务危机由此爆发,也促使ST秦岭迅速进入抉择的关健时期。

【审判】

2009520,债权人浙江富春江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浙江永泰纸业集团有限公司、富阳市富春街道虎山改制改革领导小组向浙江省富阳市人民法院申请债务人华伦集团破产重整。富阳法院在对破产重整申请依法审查之际,通知华伦集团在规定时间内提出异议,同时向富阳市政府致函,要求对重整过程中所需的人、财予以保证并落实职工安置方案,对拟指定华伦集团重组工作组为管理人事项报告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200961富阳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伦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依法组成由林萍担任审判长,陆利英、白国海、潘蔚、傅红盛参加评议的合议庭负责审理本案,作出(2009)杭富商破字第2-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伦集团破产重整申请,同时指定华伦集团重组工作组为华伦集团管理人。至200975日债权申报期满,华伦集团共有147家债权人申报债权,申报债权额总额为26亿余元。

200978富阳法院主持召开华伦集团破产重整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裁定确认了无异议债权;选举产生债权人委员会,指定了债权人会议主席;提交债务人财产管理方案、《管理人报酬及中介机构费用方案》、《重整计划意向的说明》进行讨论表决,得到债权人的支持。2009727日,富阳法院裁定宣告华伦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审理中,华伦集团资产经审计,结果显示资产虚增大于债务近6亿,为此形成《华伦集团破产重整主体构成方案》,提出华伦集团及与其债务资产相关的五家关联公司浙江华伦通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华伦集团通信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富阳市鹳山电缆电线有限公司、杭州王子光纤材料有限公司、浙江莱特通信材料有限公司吸收合并的意见,即1+5合并意见。

2009930华伦集团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召开,审核并确认部分原待定债权及补报债权和确认情况;补选债权人委员会成员;提交《华伦集团重整主体方案》的1+5合并方案;提交《华伦集团零星资产处置方案》、《华伦集团拥有的四川金顶股票作价的原则方案》、《战略投资者引进及竞争机制》,在债权人会议中讨论表决,得到债权人的同意及支持。

20091026,富阳法院裁定同意申请人华伦集团管理人提出的华伦集团吸收合并浙江华伦通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华伦集团通信设备安装工程有限公司、富阳市鹳山电缆电线有限公司、杭州王子光纤材料有限公司和浙江莱特通信材料有限公司的方案。

因合并公司债权申报确认及重组投资人尚在选择确认过程,管理人在裁定重整六个月到期时向法院申请延长重整期限。2010126日,富阳法院裁定华伦集团重整期限延长至2010427日。

根据华伦集团资债测算,普通债权的清偿率为3.7%。在投资人提供资金的基础上,争取到政府给予土地收购最大优惠政策的支持。2010424日,管理人提交华伦集团重整计划草案,将普通债权清偿率调整到12%;分期在重整计划批准之日起二年内清偿。

2010520华伦集团第三次债权人会议召开,提交《华伦集团重整计划草案》进行分组表决,表决结果各组均高票同意重整计划草案,华伦集团重整计划草案经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2010528日法院裁定批准华伦集团破产重整计划、终止华伦集团破产重整程序。

20101122,富阳法院裁定华伦集团持有的ST金顶股票过户给海亮金属贸易集团有限公司。20101127日,股票过户手续办理完毕。华伦集团吸收合并股权变更工商登记手续至20114月完成。2011617日管理人与华伦集团新股东办理移交手续,对于少量未清偿的债权尚在诉讼确认中,在法院的监督下由管理人监管执行。

2009616ST秦岭发布公告,称其债权人铜川市耀州区照金矿业有限公司向陕西省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要求对ST秦岭进行重整,20101023日公告重整计划执行完毕。

ST金顶于2010221日公告,债权人峨眉山市天翼包装有限责任公司向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四川金顶进行破产重整。该重整申请现尚在中国证监会的审批过程中。

【评析】

华伦集团破产重整案是新企业破产法施行后杭州地区基层法院受理的首起破产重整案件,受理时尚无战略投资者作为重组方;华伦集团本身非上市公司,但它是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华伦集团的债务危机的连锁反映,使二家上市公司、六家有限公司相继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案涉三省五地区,地域跨度广,纠纷众多,矛盾复杂,社会关注程度高。审理华伦集团破产重整案件过程中,法院遇到了一些实际问题,在无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为推进重整程序,在妥善处理方面作了尝试,这些做法为完善破产制度提供了可供探讨的实例。

一、规范企业破产程序

(一)关于指定管理人的组成模式。破产程序中的管理人制度是2007年实施的企业破产法中的一项全新制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指定管理人的规定》第二十条规定的指定管理人原则上要求从编入管理人名册的中介机构中采取轮候、抽签、摇号等随机方式公开指定,与原破产清算组的选定及组成有一定的差异。该规定是对管理人的指定的监督制约机制,目的是保证指定管理人的公平性。《规定》第十八条规定,对具有四项条件的清算组,法院可以指定清算组为管理人。华伦集团破产重整,在法律、审计、评估等方面需要专业的中介机构外,更重要的工作内容是进行沟通、协调和争取政府政策的支持。在华伦集团出现危机时,政府成立了危机处置领导小组,下设各具体工作组进入华伦集团清产核资等管理工作已达数月,担任管理人具有连续性。因此,富阳法院受理案件后,决定依据第十八条的规定,尝试利用行政机关的政府协调能力和政策资源,将行政管理的力量与法律专业结合的管理人模式运用于本案中。对案件审理中需要评估、审计的,在纪检部门的监督下按照上级法院规定的摇号方式,聘请中介机构进行评估审计。在该模式的运行中,首先主要是法院指定管理人,同时尊重债权人意思自治的选任制度,并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中通报并告知提出异议的权利。充分融合了审判资源和政府资源,创新了审判机制。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指定管理人的做法既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的规定,也有利于重整案件的顺利审理。

(二)依法建立债权人委员会制度。债委会是债权人会议的代表机构,由债权人会议选任产生的债权人代表组成,行使监督、提议权,保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华伦集团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华伦集团破产重整战略投资者引进和竞争机制》,债权人授予债委会、管理人按引进机制设定的条件初步确定战略投资者的权力。华伦集团破产重整投资人是在动态推进过程中产生,通过反复协调、平衡各方利益主体的诉求的情况下确定的,最终促成了具有实力的投资者入主华伦,最大程度上保护了债务人的优质资产、具有存续需要的营业内容,实现了债权人利益最大化。在选择投资者过程中,管理人与债委会多次与乐山市政府协调,使乐山市政府同意浙江有实力的企业接收华伦集团在四川金顶的股权并重组四川金顶,同时先后分别与20多家战略投资者进行了接触和洽谈,最终确定了海亮集团作为华伦集团重整的战略投资者,协调解决华伦集团在四川金顶作为大股东时存在的问题,清除了海亮集团正式入主四川金顶的障碍。

二、公平清理债权债务

破产法是对走入财务困境的债务人的债权债务关系进行集中处理的法律机制,在保护各方利益的前提下通过平等地谈判、协商达成共识。华伦集团案的债权确认是本案破产程序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在确认债权过程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将影响到破产重整程序的进程,也是重整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本案对债权的确认主要有下列做法:

(一)合理确认民间借贷的利率标准,相应核减民间借贷债权数额,以利率标准与协调谈判相结合的方式,取得债权人的支持或认可,公平确定债权,平衡各方债权人的利益,提高了债权清偿率,达到平等清偿的目的。对民间借贷债权组成进行分析,债权申报中表现为高额的利息以及高利息转化为借款本金的事实,对其他生产经营中产生债权的债权人具有不公平性,针对民间借贷活动的活跃性、多样性和复杂性,有的债权人也知道债权申报的总额中有不符合规定的数额。为此,需要确定一个统一的标准与债权人进行谈判,是一条可以争取的并可以做到的路径。富阳法院及富阳市政府均向上级法院及上级政府提出要求统一平衡对华伦集团、浙江大地纸业破产重整中民间借贷利息标准的报告,提出了利率的计算标准建议,得到上级法院和浙江省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的认可。经管理人与债权人谈判,债权人同意自动减少或放弃部分债权,民间借贷债权核减了3.1907亿元,另涉及四川金顶担保5.2亿元,核减为1.9亿元。债权数额的核减,保证全体债权人的利益,也为四川金顶重组方的引进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二)确认公司资产的实际情况,从而控制债务规模,确保全体债权人债权的公平清偿,尝试关联企业合并破产重整模式,最大限度地保护全体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华伦集团经营中形成的巨额债务,通过关联公司这一筹资平台运作,款项归华伦集团统一调配使用,归还债务的本息以往来款的方式通过关联公司支付,华伦集团以应收款科目记帐,虚增资产,从而形成资大于债的情况。公司间相互担保追偿,又存在着重复计算的问题。由于华伦集团与其他五家关联公司间业务、资产、人员、机构、财务混同,公司法人人格不独立,理清华伦集团债权债务关系的前提是必须与关联公司合并。在司法实践中有合并破产清算的案例,但合并重整是本案审理中所面临的新问题。要实现债权人公平清偿,还原企业的财务状况,需要将这些企业一并进入破产程序。合并措施实施的具体做法是:一是根据关联公司法人人格独立方面从法律理论上探求解决合并重整的依据,二是切实遵循公司自治原则,积极争取关联公司股东就合并事项达成合意。其中,确定重整主体、妥善处置职工安置问题是本案推进重整进程的关键。根据华伦集团及合并公司股东在进入重整程序前即已对合并事项均达成合意、签署了合并协议的情况,管理人制订了华伦集团破产重整1+5合并方案,并将方案在债权人会议上提交讨论,债权人在规定时间均未提出异议,法院即根据管理人的申请裁定批准1+5吸收合并方案,统一处置六家企业的资产和负债,控制了负债规模,使全体债权人债权公平受偿。这一做法开创关联公司实质合并破产重整的先例,进而消灭了关联公司之间债务追索、担保求偿关系,体现了最大化公平保护全体外部债权人的目的,有力地推动了华伦集团破产重整进程。虽然该做法在学理上还有待于进一步探讨研究,但在本案实践中无疑具有积极的实质意义,对完善法律及司法解释提供了一份值得分析研究的案例素材。

三、以诉谈结合的方式催讨债权,保障债务人资产,为重整成功奠定基础,实现对债权人和债务人合法权益的保护

华伦集团向ST秦岭投资的2亿元中尚有1.28亿债权,是普通债权人分配的主要资产之一,而催讨债权是保护债权人最实际的体现。追讨债权诉讼是破产派生诉讼,企业破产法确定了破产专属管辖制度,管辖的唯一性保护了破产案件债权人和债务人的权益,一方面通过起诉有目的地对ST秦岭及当地政府进行制约,另一方面通过谈判协调,促使各方利益在博奕的基础上达到最佳效果,两者的结合是本案追债的最有效途径。当时ST秦岭自身深陷债务危机,诉讼保全ST秦岭的股票使ST秦岭加速进入破产重整程序。而华伦集团1.28亿元债权的资金具有股权投资首付款性质,法律关系复杂,争议点多,首次接触交涉后发现该债权催收存在极大的难度,面临无法收回的结局。法院指导管理人制订如下催收方案:一是把握ST秦岭正在启动破产重整工作、尚未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的有利时机,充分利用破产法院属地管辖原则,前瞻性地就债权问题向富阳法院提起诉讼,冻结了债务人持有的ST秦岭股票,掌握了债权催收的主动权。二是确定了民事责任主体,将收款单位铜川市财政局同时列为被告,按实际损失提出赔偿请求,增加了ST秦岭和当地政府还款的压力和紧迫感,迫使ST秦岭及当地政府主动选择谈判协调的方式解决纠纷。经多次谈判,及时收回了1.28亿债权款项和980万元的损失,使得华伦集团破产重整普通债权的清偿资金得到保证。

四、探索并创新战略转移投资者引进机制,寻求重整成功的条件

本案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时没有明确的投资者,加上华伦集团的债务危机导致两家上市公司先后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华伦集团的债务黑洞和上市公司对华伦集团的反弹作用使有意向的投资者望而却步。只有存在合适的投资者,华伦集团的重整才能成功。故本案急需的是:一是要理清债权债务关系,透明债务,扫除黑洞;二要建立投资者竞选制度,选任合适的具有经济实力并能得到四川当地政府认可的投资者进入华伦集团,从而入主四川金顶;三要对华伦集团持有四川金顶的股权和股票确定价值确认机制,明确投资者重组成本。为此,法院指导管理人制作了《华伦集团破产重整战略投资者引进机制》和《华伦集团拥有的四川金顶股票作价的原则方案》,授予债权人委员会和管理人具有初步确定战略投资者的权力。投资者引进机制和股票作价方案提交债权人会议表决通过后,管理人和债委会先后与20多家投资者反复考察、洽谈,通过公开合理的选择机制确定了投资者,重整了华伦集团。具有经济实力投资者的引进,不仅挽救了华伦集团,也确保四川金顶平稳过渡,拯救了四川金顶。在重整进程中动态地选择确定重组投资方,突破了先有投资者才能立案重整的传统模式,为在处于特殊危机时期进入重整的企业如何取得重整成功提供参照样本。

编写人   富阳市人民法院      

                            陆利英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梅 

 

永不停止对证据的挖掘;永不停止对法律的专研;永不停止对最佳法律方案的探究。